叶尘°

愿你在我身后,岁岁无忧🎐

清平乐【喻黄】【一辆车🚗】

为黄少天庆生!

有点私设:

喻文州是一位大书法家,黄少天是一个剑客。

两人相识很久,互相喜欢。

那么我们走链接?https://shimo.im/docs/eqTKJ5NaqcEqGsFp

论征战凯旋【邦信】

   

    “楚贼!知晓‘胜利’二字怎么写吗?”

  话音未落手中银枪早已出击,如蛇舞般刺中一位不幸楚军,再似白龙一跃腾飞。凛刃上挑,于空中拉出一道血花。敌方军阵见状,顿时大乱。韩信左手攥着缰绳,右手洒脱一挥抖掉枪刃殷红,眸光坚定,策马而上,身后十万猛虎之师随即扑向楚军,厮杀声骤起。

  彭城彭城,势在必得!血腥味充盈空气,韩信怀着一腔孤勇,出枪似惊雷。忽听背后风声乍起,下俯躲过敌军横扫一枪,再侧身闪避开前方突刺,狠啐一口胜负心燃起,挥枪进攻以牙还牙。战场的事情,绝对睚眦必报!解决完这两个楚贼,韩信轻呼一口气,转而冲向沙场深处继续杀伐——身为大将军,必须起到带头作用。暮云叆叇,就是给楚军的送行礼。

    “楚贼!‘胜利’不可书写,是种状态。你爷爷我此时的飒爽,就名为‘胜利’!”
   
   
  楚军难敌汉军进攻,只得仓皇而逃,将彭城拱手相让。韩信斩尽最后一个未能开溜的楚军,骑于马上,收枪,还不忘嘲讽楚军一番。苍穹上,云雾破开,余霞映在韩信的铠甲上,似是为他披了件七色祥袍。虽天色欲晚,韩信却眼眸明亮,是获得胜利的笑意盎然。

  对楚军来说,彭城丢失,可谓失去战略要地。若说战争如博弈,那么这便已然是死棋一盘。四年,是该结束了。韩信这般想着,调转马头,前去与主力汉军回合。这一仗打得好苦,固陵汉军之危,这番可算是得以解救。韩信眸光蓦然间似是黯淡了一瞬,策马扬鞭,立即朝固陵出发。

    “...大王!”
   

  韩信风尘仆仆地赶到时,刘邦刚好把佩剑收进鞘内,紫色披风上染尽敌血。打理项羽亲自带的兵,可比彭城那边的要难多了。韩信见此情景,拱手,虔诚地向刘邦鞠了一躬。

    “大王此番辛苦。信已成功攻下彭城,何时结束这场持续了四年的战争,主动权在我们手里。”
   

    “好!韩卿此番也是辛苦,你的脸被划伤了。”
   
   
  韩信听闻伸手抚上自己右边脸颊,难怪方才赶路时被迎面晚风吹得生疼,原来在沙场血战之时,脸颊被剑锋划了一道。韩信低眸看了看抚上脸颊后的指尖,染了丝丝殷红,他不禁蹙眉:竟闹得这般不小心...估计会被大王笑话。

  而事实也正是这样。

    “...大王,您可别取笑信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嗳,吾没有取笑之意,韩卿今日是功臣,大功臣。以往的八场战争,每每赢后都摆设酒宴,那这次的宴席便由韩卿决定。”
   
   
  一弯皎然新月已悄然东升,洒下点点荧光,照在刘邦和韩信的铁衣上,衬出一片宁静祥和。韩信抬眸见此刻入了子夜,辞以喝酒误事。

    “真是称职。吾想给韩卿奖励,韩卿却推辞掉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大王,汉楚格局中如何擒楚这一问题此时好比‘瓮中捉鳖’,绝好的良机,岂能大意?”
   
   
  刘邦只是抿嘴笑,他当然心知肚明不得大意,这很显然是故意的。韩信对此权当无视,随同刘邦一齐返回军帐。撩拨开低垂幕帘,帐中木桌上摆着一张军事图,韩信迈步向前,拿起做标志的红旗自信且坚定地指向了一个地点。仿佛决策这等难事对他来说如同信手拈花一般轻而易举。

  那个地点,名垓下。

    “大王!我们...”
   
    “了然,了然。四年之交,韩卿所想吾能不知?明日即刻整顿军马前往垓下。项羽小儿,你命数已尽!”
   
   
  韩信的话被打断,他便仄起头望着刘邦,他这等气魄,自己这一身傲骨,此生也便只会向他俯首称臣罢。韩信想得有些出神,刘邦讲完回眸望向韩信时,笑意愈深。韩信很快回神,被盯得不太舒服,轻咳一声做回避。

    “今日吾一番好兴致,却不得饮酒。韩卿打算什么时候补偿回来?”
   
    “此行垓下之战凯旋,信便举杯与陛下共饮!不醉不归!”

  待到最后一战胜利归来,同今夜一般玉蟾出东山之际,定会与君醉饮,再道一句:万里江山,赐名为汉。

k漏 神的随波逐流 车

曲梗《神的随波逐流》

神明漏    人类KBShinya

链接走起→
https://shimo.im/docs/c0XJlzge5kw4DXrH

大概吧,终于想起来要把这篇文调整好,发出去的我。buni

手机走评论↓

🏆王朝

-同人文/我太激动了
-小段引用《如我西沉》歌词

    ——是总决赛赛场。

    ——魂牵梦萦的地方。


  还未开赛,但粉丝早已热情高涨,欢呼声不绝于耳,横幅张扬。少年坐在刻有“KPL”大字的椅子上,望着周围的一切,他有些呆滞。高高伫立在上的奖杯,那么近,又那么远,像……像梦一样!

    “嘿Cat!别发呆啊!”

  Cat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队友,是Yang。Cat冲他笑了笑,又回眸凝视着那个奖杯。好漂亮啊——那是荣耀!将青春献给电竞,只为了那个奖杯——荣耀!

    “Cat你很紧张吗?”

  旁边的Yang拍拍Cat的肩膀,以示鼓励。因为Cat已经出神两次了,这在总决赛上可不好。

    “不紧张。我是激动。……真好。”

  Cat摇头,也拍拍Yang的肩膀,道:“我没事,你最辛苦,应该我心疼你。”随后他冲Yang露出了一个标准微笑——两颗小虎牙显得更加帅气!他笑得灿烂:“Yang,‘猫的微笑’——!”

  啊……说起猫。Cat想起了他们大本营里的灰色胖猫“毛毛”。毛毛在等着我捧着奖杯回去呢。Cat想到这儿,招呼他的四个好队友,眼眸中映显出自信的光。

    “大家一起来加个油吧,QGhappy牛逼!”

  ——3,2,1:

    “QGhappy牛逼——!”






  比赛如火如荼进行着,转眼来到QGhappy3:2赛点局。

  Cat戴上了耳机,听不见粉丝的呐喊声,听不见解说的声音——只有游戏中的音效,只有……队友们的声音!那个声音,很温暖,能给予无限的安全感与电竞精神。真好。

  他使用的英雄是不知火舞。不就是自己头像么,不用好岂不是辜负了我“不知火猫”的称号?Cat想着,指尖操控着,残血的他望着冷却好了,奋力最后丢出一扇子。听到好听的命中声,他成功收下对面人头!

  可Cat来不及欢喜,因为比赛不容懈怠,它变化莫测,随时有可能发生转机。就像现在,这一回团战中,走位不当,很不巧成了“团战祭品”,他只能有些失落地看着屏幕暗淡下来。

    “……我们会输吗?”

  已经有几次团战不敌对方了,加上Cat在复活中,他有些沮丧。

    “啧,Cat你在说什么!”

  Fly刚刚使用露娜灵巧消耗了对面一人血量,听见如此丧气的话,他内心有些复杂,冲动地说出了这句话。说完又觉得语气太冲,忙安慰Cat:

    “不会的,我们是不会输的!”

  Hurt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,也连忙附和Fly:

    “是的!Cat,你还记得我们的口号吗?打起精神来!我们的好猫猫!”

  口号……

 
  Cat突然感到内心一阵悸动:那是热血,是拼搏,是对这个游戏的信仰,也是对电竞态度的信仰!Cat笑了,只因为他想起了那个口号。就八个字,却给他带来了无限明朗。

  ——生而无畏,战至终章。

  心怀不惧方可翱翔天际,生而无畏方可战至终章。Cat闭上眼,这个游戏到底有多难忘,才使自己变成今天热血的模样啊。他开始不语,操控着角色,专心致志地比赛着——最后一波团战!

  Cat拼劲全力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速和技法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多少,总之他撑着,撑着……直到一丝血线。只要人物还没倒下,就不可以放弃!Cat操控不知火舞挥动扇子,尽管他的屏幕已逐渐暗淡……

  还没死亡……还能战斗……!

  Cat最后一个大招推过去,他的角色最终还是倒下了。但至少在最后消耗了对方大半血线。Cat望向队友,他们推上高地了!Hurt,Fly,Yang都活着!

  Cat没有说话,静静地注视着屏蔽。他明白了,这就是他们的荣光,自己要做的,就是静默着,内心祝福队友胜利。

    “对面诸葛亮活了,他大招大我……嘶……我还不想交复活甲。”

    “我帮你!”

  Yang替Fly接了那个元气弹,Yang的屏幕暗了。

    “Yang……!唔,还有大招!”

 
    “Fly来我身后!”

  Hurt指尖快速划动按键,一个二技能躲过了大招,却不料对面诸葛亮还有一技能。射手怎能接诸葛亮的贴脸一技能?Hurt的屏幕也暗了。

    “Hurt……!”

 
  Fly望着替自己而送死的队友,眼眸逐渐锐利。望着自己仅有的复活甲,他毫不犹豫地操控角色露娜飞向敌方诸葛亮。

  他复活甲被打出来了。那三秒钟,Fly只有一个信念:QGhappy!

    “啧,我名字可是Fly啊!QGhappy的Fly!”

  Fly的手速那一刻太快了,他丝血秒杀了敌方诸葛亮。他操控着角色挥动剑刃,随着超级兵一起破敌方水晶。一下,两下……挥砍着水晶。直到最后一下。

    “赢了。”

    “QGhappy赢了!”

  五个少年互相拥抱在一起,眼眸中涌出几滴喜悦的泪珠。又回身抱住比起他们相对瘦些的Gemini教练,欢喜溢于言表。

    “我们快去拿奖杯吧,这是我们第一个大满贯!”

  Gemini同少年一起走向领奖台,举起奖杯。那是荣耀,那是梦想,那是他们青春拼搏的证明!终于……迎来了属于QGhappy的王朝!

    ——你们就将自己的青春奉献在电竞里了,这么行业要求严格,就不后悔吗?

    ——无怨无悔。

  少年们露出了最美的笑靥。

    “至少此刻,是QGhappy的王朝!”

    “明年也是,将来都是!”

    “只要我们还能拼搏是吗?哈哈。”

    “是的!因为QGhappy牛逼啊!”

    “毕竟峥嵘是不会散场,也亦不会消亡。”

   

【云亮】那个数学老师真帅 纯甜 搞笑

-校园paro
-小段子【共十段,这是后五段】 
-cp蛮多,勿ky

陆、

 
  教师节到了。

  虽说同学们平常一个个抱怨这,埋怨那的,其实都是口嫌体正直,当天所有的同学都特别自觉地捧着美丽的花儿,精致的贺卡,小心翼翼地送给老师以达感激之情。

  诸葛老师是班主任,平常班里的活儿还是他操心最多。严就严了点罢,可教学态度人家可是一级棒,同学们自然都不在乎。于是诸葛老师理所当然的教师节收到了一大堆礼物。

  “谢谢祝福!”

  又一个同学前来送花,诸葛老师笑着收下了。望着桌上堆满的鲜花,甚至都无从放教材了。恩……一年中的这一天,是令教师最感动的一天罢。

  待学生放学后,诸葛老师独自整理着文件,顺便吃了颗学生送的糖果,甜滋滋的,他挺喜欢。教室外出现一个大大咧咧的身影,风尘仆仆的,一看就是急冲冲跑到教学部处的。

  “哇,亮今年收到的礼物这么多啊……!”

  那个身影便是赵云老师。他对于诸葛亮桌上的鲜花表示很惊讶。这也不难怪,人家是班主任,自己只是个体育老师,教师节大概就只有几个调皮的男学生还记得给自己送点花儿了。

 
  “恩……你想要我可以送你几朵。”

  诸葛亮含着糖,话语有些不清,嘟着嘴,偏头望着赵云,貌似有些“脱线”。确实礼物……太多了,诸葛亮拿起一朵看着挺漂亮的红色花儿伸手递给赵云。

  “送、送云玫瑰……?”

  赵云愣住,思考须臾倒还没敢接,很是迷茫的望着面前的人。诸葛亮眨巴眨巴眼睛,斟酌了一会儿,也很奇怪赵云为什么不拿着。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。

  “亮,你知道玫瑰的花语吗?……”

  “啊……?不知道。”

  赵云转身抿唇不禁噗嗤一笑,调整片刻,故作正经接过这支玫瑰。在诸葛亮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前,赵云伸手揉了把诸葛亮的棕色头发,一只手搭在诸葛亮肩上,两人一同回家。

  “傻亮儿,玫瑰花的花语是‘我爱你’。”



柒、

  诸葛老师渐渐发现,班上有早恋的现象,并且还非常严重……!

  “小乔同学,请你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  ……

  “小乔同学!”

  诸葛老师走到小乔桌前,轻轻拍了几下她的桌子,小乔顿时间回过神来。她愣了几秒最终站起来,低着头没说话,像个犯错的孩子,最后憋出来句“老师我错了”。

 
  “注意听讲。见你态度不错,坐着吧。”

  诸葛老师叹口气,暗自神伤了会儿。这小姑娘刚刚明明是在发呆,发呆就算了,还是一副犯花痴的模样……简直都快可以看见她身旁弥漫的粉红泡泡了……这帮学生!

  虽然诸葛老师不经常询问班中“谁喜欢谁”,“谁有早恋倾向”……这种事,可还是一大堆八卦不听也能硬飘进你耳朵里来。

  什么亚瑟和安琪拉两情相悦啦,孙尚香喜欢隔壁刘备啦,李白和韩信又发“狗粮”啦……男男女女的,一大堆不学好。像刚刚的小乔同学,就是喜欢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周瑜。

  “周瑜!……”

  诸葛亮气急败坏地走到周瑜办公桌前,用书本拍了下周瑜的桌子。看上去气势汹汹的,但是能舌战群儒的他对于这种事倒真不知如何开口。虽说诸葛亮把周瑜当作“死对头”,可总不能说让人家离自己班上的小乔远一点罢?

  “哟,诸葛老师做甚啊?”

  周瑜抬眸望了诸葛亮一眼,偏头装作很不懂的样子,瞧着诸葛亮。他其实挺像看看诸葛亮如何开口说这种事情的。

  “……想必公瑾也知道小乔同学暗恋你罢?”

  “恩,所以孔明想表达什么?”

  言语中的火花越来越浓,诸葛亮平生第一次想骂人……

  “那么请公瑾保证小乔同学的成绩问题,否则我便会严格处理。”

  “那是自然,毕竟是我的小乔。”

 
  话说完了。要交代的交代了。诸葛亮之后默默地去了体育办公室,气鼓鼓地坐在那里。赵云见状,便让学生们自由活动去了,回来哄了诸葛亮好半天……

  哦,周瑜你个“恋童癖”。哦,你有小乔你真了不起……了不起了!诸葛亮有一句“mmp”一定要说……!


捌、

  学生们马上要体育考试了。平时赵云老师基本不管学生,但考试前还是会一改作风,很严厉地正经回来,督促好学生体育课练习。

  “来,原地高抬腿两组。”

  “原地后踢腿两组。”

  “仰卧起坐两组。”

  “你们休息干什么,去绕着操场跑三圈。”

  严格起来的赵老师,那就是特别严格。同学们叫苦不迭,瞧这模样,就是少了锻炼,体力不支了。啊,第一次并不怎么期待体育,第一次这么怀念……数学。

  想着想着,数学老师诸葛亮竟然真的下来操场看望班上这群学生。学生们自然一个个欢喜得不得了,跑完步就围上去,哭丧着脸说着“带我们回去上数学”的话语。

  本来是想下来看看学生们的,没想到是这样一副情景。诸葛亮望向旁边被同学忽略的赵云,有些忍俊不禁。走到赵云身旁,拍拍他肩膀,笑着调侃他。

  “子龙,难得的严格啊?……”

  “好歹也是重点班,就他们那小身板,考试怎么撑得住,要拉分的。”

  赵云摊手,望着又在嘻嘻哈哈的学生,表示十分无奈。见歇息也有几分钟了,赵云招呼学生起来,再做二十个俯卧撑。于是又是一阵哀嚎。

  “赵老师我们不做了。”

  “诸葛老师救我们啊……”

  “对对,诸葛老师我们要上数学课……”

  诸葛老师终于是忍不住,抿嘴笑出声来。须臾立刻恢复正经,推了推眼睛,故作思考的模样。最后面带笑意,慢悠悠话道出口:

  “你们要是真的这么想数学,下节体育课就带本练习册下来。我不介意和赵老师一起上课。回答问题错的,十个俯卧撑,我和赵老师都很赞成的。”

  哦,诸葛老师还有一层腹黑属性。腹黑……

  天底下的老师千千万,都是一副德性!



玖、

  期中了,学业更累,不过八卦,笑话什么的,依然传得很热火朝天。班上的同学一致认同——诸葛老师应该找个女朋友了。

  那天诸葛亮在体育办公室正和赵云谈话,突然间冒冒失失闯进来一名学生,大喊了一句“诸葛老师你应该找个女朋友”,又如风一般跑走了,只看清那一缕残影,是红色长发的男生。

  “咳……”

  诸葛亮差点没呛死,于是乎气氛骤然变得很尴尬,两名老师一时间哑口无声,沉默了好一会儿。待诸葛亮缓过来,才又接上了刚刚那个话题。不过赵云说话时笑意根本掩盖不住,磕磕绊绊地勉强讲完,又故作乖巧的模样望着诸葛亮。

  “再笑!看着像你有女朋友似的。”

  “嗳?好好好,我不笑……”

  其实貌似是这么回事罢。诸葛亮默默看了看自己,都二十岁的人了,虽然还是二十岁还是很年轻,但也应该为这件事犯愁罢。毕竟自己还论不上“禁欲”男。

  “亮,你追过女生么?”

  “没有。”

  赵云眨巴眨巴眼睛,继续问。

  “有喜欢的女生么?”

  “曾经……有一个。”

  赵云蛮惊讶的。像诸葛亮这种都快为“教育事业献身”的人儿了,居然有喜欢的女生!还好隔墙无耳,两名都是挺好的老师。否则这种事情,绝对的大绯闻。

 
  “谁啊?这么‘荣幸’?”

  “在我上学的时候,隔壁班有个女生每每考试都与我同名次,甚至像‘科学’,‘化学’这种科目可以超过我。慢慢地,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女孩叫‘黄月英’。”

  诸葛亮停顿了几秒,貌似陷入了回忆当中。端起茶杯抿了些许,才再次开口。

  “月英是个好女生啊。现在是国家级科学学者,发明和动手能力特别棒的人才。比我厉害多了!我就侥幸和她合作过,不过甘拜于下风。喏,那前几天还上了报纸的,就是她。”

  “哦!我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,原来就是她啊。那这女生是当真好!”

  诸葛亮这么一说,赵云立刻知晓了。毕竟关注国事的基本都会知道黄月英的。那个与诸葛亮一同发明了“木牛流马”的女生,品行端正,文采过人,属于国家级的栋梁了。

  诸葛亮也算是国家级的教师,不过既然人家亲口承认不如月英,也没人再去询问了。

  “所以,除了月英姑娘,你就再也没喜欢过一个女生了?”

  “……恩。”

  然后气氛又尬下去了。尬,往城市边缘尬。都给我尬。空气有些莫名暧昧,两位老师或多或少脸红了。

  诸葛亮叹口气,不过立马又恢复笑颜。站直打起精神来,整理好桌上的文件。既然没有话了,那么他就要回去任课了。

  “我回去了?”

  “等等……”

  诸葛亮还未走一步,赵云叫住了他。诸葛亮疑惑地扭头望向赵云。眸中满是不解。

  “那个亮儿啊……我”

  “我……”

  “我喜……”

  叮铃铃——上课了——

  铃声盖过了赵云要说的话语,赵云无力的口型诸葛亮自然没有在意。诸葛亮向赵云微微鞠了一躬,表达了歉意正打算快步走回教室。

  赵云却快速的,直接拉住诸葛亮的手,反身将诸葛亮抵至墙侧,闭眼直接吻了上去。唇软软的,赵云觉得他这样做,却没有被诸葛亮打,可以爆炸个一百次都不止罢……

  “唔……我我我,我先去上课了,下次再聊……”

  诸葛亮大脑有那么一瞬间“短路”了,半晌才清醒过来。他脸红着推开赵云,嘟囔几句后,突然拥抱了一下赵云,然后快速跑走了。

  赵云愣住几秒,很无奈的笑看已经跑了好远的诸葛亮,心中莫名有些轻松,毕竟刚刚大概,貌似,可能,应该,绝对!告白成功!

  后来,最遭殃的是韩信罢。谁叫他好端端的突然来一句“诸葛老师应该找个女朋友”了呢?……诸葛老师有男朋友了。




拾、【完结撒花】

  快要期末考试了,同学们收纳了玩心,争分夺秒的学习着。那是教室中难得的静谧啊,全都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了。

  诸葛老师期末时特别“民主”。别的班老师一个个加多作业,题海茫茫,让学生苦不堪言。诸葛老师反而越发作业量少了,给予的是更多自主复习的时间,这让学生更加喜欢诸葛老师了。

  “同学们啊,这三年老师陪你们一齐走过了。虽说大家都有彼此的联系方式,可人生,还有这愉快,紧张,又充实的三年么?”

  其实诸葛老师也挺不舍的。代代学生,每代都是自己培育出的未来栋梁,最少也有感情了。不过很特殊的,这一届感情最浓!

  诸葛老师领着同学除了学习,还有许多其它的事。比如组织过班级篮球赛;组织过一起去王者峡谷玩;甚至一起玩过什么“王者荣耀”,当然是诸葛老师带躺……

  都是难忘的回忆啊……

  “老师,老师——!”

  一向听话乖巧的甄姬同学举手呼喊诸葛老师,诸葛亮望向这边,很亲切的问她什么问题,出人意料的得到了一句“老师,我最喜欢你了”。

  当然“喜欢”不是真的喜欢。诸葛亮愣了愣,表示挺感动。突然甄姬同学朝其他的同学大喊,怂恿全班的同学一起来说这一句话。

  啊,甄姬同学还挺会整事儿来着……

  “老师,我最喜欢你了——!”

  果不其然,全班同学一齐喊了一句,每个人都很大声,一改平常的调皮模样,个个认真得不得了,这么突然的话语,一时间诸葛亮被感动得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 “亮儿,班级集体‘告白’啊,走廊就听见了。”

  赵云走进来,望着那群调皮可爱的学生,努力忍着笑意,给学生们比个赞。靠在一旁的墙壁,闭着眼,默默听着诸葛亮课上讲的内容。

  下课了。放学了。

 
  待同学们一拥而出教室,诸葛亮还留在教室里擦黑板。赵云走到诸葛亮身边,贴近他耳畔,轻轻的,带有磁性的,话语吐露出口:

  “亮儿,我也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 诸葛亮笑着,踮脚凑近吻上赵云的唇。

  “真巧,我同样最喜欢你。”

【云亮】那个数学老师真帅 纯甜 搞笑

-校园paro
-小段子【共十段,这是前五段】 
-cp蛮多,勿ky

壹、

  新学期,班中多了一位老师是令学生们议论纷纷的一件事。听说还是班主任嘞,听说这老师超级严厉嘞。那真是太可怕了!学生群早炸开了锅,七嘴八舌地抱怨着这位老师。

群中对话:

火焰小魔女【安琪拉】:
  “Bingo!大家有没有见过我们新来的班主任呀?帅吗?好看记得‘滴滴’我呀!”

小强要变乔【小乔】:
  “不知道欸。不过听说那老师是‘冰山脸’,戴眼镜,感觉凶巴巴的……”

以爱之名【程咬金】:
  “俺认为以后日子一定会很难熬。”

众人:
  “赞同!”

  但事实上开学当天,所有人全部被“打脸”。走进教室来的新老师是男神!超级好看的男神!那高挑身材,那白皙皮肤。他转身用粉笔快速写下自己名字,又以一个精准的抛物线将粉笔扔回粉笔盒。

  “同学们好,从今以后我便是你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。我姓诸葛,名亮,字孔明。大家可以叫我‘诸葛’老师……”

  连声音都那么磁性。班上的女生有那么一时刻,觉得自己幸福炸了,以后的学校生活一定很开心……

  “那么新学期第一天没什么要求。同学们今晚回去预习数学书第一课,将书上习题写草稿本上。完成练习本第一页,并流利背诵书本公式。明天我一一检查。”

  哦。然后诸葛老师用他那磁性的嗓音布置了一大堆作业。最后还不忘朝同学露出一个微笑,貌似特别有理的感觉啊。

  以后的学校生活很开心……很开心……哦,哭着说:very happy……


贰、

  大家渐渐发现,诸葛老师貌似与体育课的赵云老师很有渊源的样子。

  两位老师是一同来上班的,诸葛老师与赵老师聊天的时候,脸上会浮现出笑容!会浮现出笑容!笑容……

  班上这帮学生,一个个都是八卦鬼,听说此事,兴奋死了!诸葛老师上课不温不热的,从来没有特别开心的笑过,而和赵老师聊天的时候就有!

  “我觉得此事不简单。嘻嘻……元芳元芳,快把今天两位老师的八卦记在小本本上!”安琪拉推推眼睛显得一副大侦探的模样,招手让后座的李元芳记录。

 
  不过,还没动笔写呢。倒是两位老师一同进教室了。诸葛老师一脸高兴,甚至还偷偷抿嘴笑了一下;赵老师却满面惆怅,嘟嘴站在一旁。

  哟——

  “同学们,赵老师与我比试奥数输了,打赌一节课为补偿的。正好你们数学基础差,下节体育课改为数学课。”

  哟——哟你大爷!


叁、

  在学校的走廊,靠近班级门口,正在上演犹如好莱坞大片的一部重头戏:赵老师抱住诸葛老师的身子,向后拖住,硬是没让诸葛老师迈出半步。

  “诸葛……小亮亮……”

  那叫的名字是越叫越动情。堂堂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,还体育老师呢。活脱脱被一个一米七几的数学老师整得是欲哭无泪,哀嚎连天。抱住硬是不让他进教室了。

  “我求求你让孩子上一节体育课吧……开学这么久了一节都没上过啊……”

  哇,年度大戏,鼓掌好评,顺便心疼诸葛老师班的学生一秒了。这个班的学生倒是也不在乎,通通拿起手机录像,值了!

  原来诸葛老师给赵老师立下了个约定:要上体育课?奥数赢了他体育课随便上。可是要赢诸葛老师……Tan90°罢。


肆、

  新的学期,新的风貌。诸葛老师的原则就是,在学期初,一定要狠狠抓一把学生的成绩,越严越好,不然以后学生怎么听话。于是可想而知,这个班真惨。

  “咳。同学们眼保健操先停一下啊,我们来做六道数学题。”

  “同学们课间不要出去了,这几道应用题把它做完。你们‘啊’什么?这是考试要考的重点,快快快……”

  “同学们我再说最后一次!晚上,不要玩什么‘王者荣耀’!你如果真的想玩?可以啊,老师这个游戏荣耀王者80颗星,想玩solo打败我任你玩……”

  这天快放学的时候,又如往常一样,诸葛老师沙沙写下一长串背的写的默的,回头时又仗着自己颜值高,冲同学们微笑示意加油。

  生气都没气可生……

  “同学们记住了,下个星期一我们进行数学考试,请做好准备……”

  话还没说完,突然的一声推门,竟是体育老师赵老师兴高采烈地走进教室!他手上捧着一大摞通知纸张,伸手招呼同学们坐好,开心,大声喊着嚷嚷:

  “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:下周军训。”

  “耶!——”

 
  同学们欢呼,嘻嘻哈哈的全然没有了刚刚的安静。一个个捧着纸张如获至宝,喜悦溢于言表。更有调皮的,故意作出大笑的动作,仿佛不让诸葛老师看到心里就不痛快一样。

  “安静!”

  诸葛老师撅眉摆出略生气的模样,让班级又重归安静。叹气,习惯性的举起一截粉笔欲砸向赵老师。赵老师躲避准备都做好了,可诸葛老师最后却又放下了那截粉笔。

  天要亡我……诸葛老师想着,走出教室,让赵老师来讲军训要求。不过走到面前时,两人轻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 “赵云老师,你是学生们的卧底罢?下次不许这样闯进我的课堂,否则我就真一粉笔砸过去了!”

  “好好好,保证不会了……”


伍、

  其实诸葛老师不止教育数学,像语文,天文,地理还有历史。诸葛老师都是精通的。所以有时候其它科目的老师没来,也是诸葛老师看班,并且教课教的不亚于这门学科的专业老师。

  “下面请李白同学来背诵一下《春》这篇课文。”

  坐在李白旁边的韩信使劲儿捅了一下睡着的李白,李白打一激灵,迷迷糊糊地站起来,揉揉眼睛,想都不想开口就背:

  “绝望着,绝望着,秋风来了,新学期的脚步近了…………作业多起来了,学生忙碌起来了,老师的脸色黑了……”

  “咦?……哈哈诸葛老师你没事儿吧?脸色真挺黑的。”

  全班最调皮的学生李白!明明会背,并且是个天才,就是爱“皮”,就是爱“浪”!不“浪崩”长不了记性!

  于是诸葛老师一个粉笔砸过去。

  “将进酒——”

  李白打了个响指,闪到一旁,得意扬扬的站着。他自以为可以躲过这个粉笔,可以好好嘚瑟一番,没想到粉笔还是不偏不倚正好砸到李白脑门。有些痛……

  “诶不科学!……”

  “太白同学可听过‘预判’一词?被砸中了是吧?作为奖励,去教室外面站一节课。快去。”

  对付这种调皮的同学,真的是……

 

【邦备】捡到一个大宝备 纯甜


壹、

  用手拨开丰茂的草丛,窸窣声中,刘邦瞧见了那个孩子:一个坐在草地上,怀中抱着杆亮光闪闪的大火铳,歪着脑袋同样也在看他的孩子。那淡红色的眼眸如此纯洁无暇,脸颊微微泛起红润的模样。讨喜,甚是可爱!

  “噗嗤。”刘邦抿唇笑,伸手拉扯打理好那孩子身上略大的衣袄,还顺手将他碧蓝长发上戴歪的草帽戴正了。

  “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“刘备,字玄德。”

  “挺好的的名字啊。见你一人甚是惹人生怜,以后便跟随我罢,我叫刘邦。”



贰、

  之后刘邦便把刘备带回了家。每天给这个小家伙准备一日三餐,照顾他,陪他一同玩耍。刘备年龄小,怕黑。肉嘟嘟的小手轻轻扯着刘邦的紫色披风,使劲儿眨巴眼睛好似要哭的模样,奶声奶气地央求刘邦陪他睡。刘邦没法,于是夜夜两人都是一同入睡。

  刘备不爱枕在枕头上,他更喜欢窝在刘邦怀里。个头小小的,正好塞得下。并且刘邦怀里特别温暖,还有股属于刘邦的特别气息!刘备睡得很香,刘邦看怀中的人儿睡意安详,也就任了。

  刘备醒来。将脑袋从被窝中探出来,手戳了戳刘邦的脸。刘邦没睡,揉揉他发丝,任了他的动作。于是乎,刘邦就看见了一个宛若天使般可爱的微笑——!

  “祖宗……”

  “啊?”

  “你我同姓,你比我大。便是玄德祖宗呀。”

  “……这样唤着开心,就随你罢。”



叁、

  刘备一天天长大,成熟了许多,变成了个十几岁的青年。朋友渐渐多了,也不需要刘邦陪他一起睡觉了。肩上不知从何时起,莫名还多了一只叫“肥啾”的鹊儿。

  “祖宗祖宗,我又学会了一招新的武功。这个火铳简直与我是般配!……”

  刘邦听闻,停下批阅奏折的笔,满脸笑意地倾听他小崽子给他讲述的一切有趣事儿。看刘备说得眉飞色舞,突然心中起了什么坏念头,捧起他的脸颊便在他唇瓣上啄了一口。

  顿时无声。

 
  “……祖宗!”
 
  “长大了,你也还是我的宝备。”



肆、

  刘备生得俊貌,十七岁时已经是个帅小伙。一股子积极向上,阳刚正气。甚至还和关羽张飞俩人结了义,成为好兄弟。因为态度好,也和诸葛亮最终打成一片。世人眼光那就是个难得的好男人,暖男啊!

  不过只有刘邦知道,自家那小鬼,还是个连打个响雷都会吓一跳,急冲冲找他陪的长不大小孩。可爱!

  马上要刘备的18岁生日了。成人了——

 
  刘邦最近在愁这件事,比改奏折还要难,他想骂街。于是朝廷的东西就交给萧相国了,连上朝都没时间去了,但到后来也想不到怎么给刘备这个成年礼。

  生日当天晚上。刘邦邀了韩信和张良一同过来庆祝刘备生日。韩信和张良见过刘备小时候模样,一致都认为这小伙子可爱极了,也特别喜欢刘备。于是大家特别愉快地庆祝了刘备十八岁生日,玩游戏什么的闹到好晚才结束。

  派对结束后,刘备被韩信灌醉了,说是什么长大了就应该喝酒。结果站都站不稳了,刘邦皱着眉头扶他的小崽子到床上,自己在一旁坐着。

  刘备手不安分,抚上刘邦身体,径直狠狠亲上刘邦的唇,舌还不羁地与刘邦的一同缠绵,最终自己呼吸不过来,轻轻将刘邦推开,低头大口大口喘气。

  “祖宗,我喜欢你……”

  “是么。我也喜欢你,我更爱你。”



伍、

  “大宝备——”

  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嗓音。一个身披紫色铠甲的人兴高采烈地扑过来,整个人赘在刘备身上,一点儿君王的样子都没有。刘备接住他,苦笑调侃他一点都不像个正经高祖。

  “啊,祖宗……!”

  当然是没什么用的。刘邦快速亲了一口刘备脸颊,又转为人畜无害的模样笑眯眯望着他。刘备嘟嘴,将自己草帽扣在刘邦头上,竟然非常般配!

  “嗳,你这些天都在蜀国,好些日子没回楚汉之地了。孤高兴,这不是欢迎你么。”

  “恩,所以多谢祖宗一见面就抱住玄德,不肯撒手?”

  啧。这小崽子。

  “嚯,我们都这种关系了,不可以么?在他乡一定吃了不少苦罢,我们回家。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夕阳下。有两个人手牵手,十指并合,一同走路回家。笑着闹着,互相道着有意思的事情,毫无芥蒂。那种爱,无疑让人觉得他们就是天生一对。